银隆办案手记
知识产权百科

保证责任期间有规定 及时行使债权有保障

  2018年7月1日刘某向台某借款50000元,出具了借条,约定月息2分,并承诺一个月即2018年8月1日还本付息。借条还约定如不能按期足额归还借款,借款人支付违约金10000元。借条上担保人处道某签字,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担保。借款到期后,台某多次催要未果,2019年12月,台某诉刘某,道某,要求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

QQ空间发布的技术图片是否构成现有设计?

  A公司在2017年12月3日申请一项外观设计专利,并在2018年9月15日获得了专利证书,A公司实施此外观设计生产的产品,在市场上销售非常好,结果,A公司发现B公司在仿冒其外观设计产品,不仅影响到A公司产品的销售,且此仿冒专利产品质量差,严重影响到A公司的企业信誉,为此,A公司向法院诉讼,要求B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在诉讼中,B公司提出A公司外观设计专利无效的抗辩理由,因B公司发现,在2017年10月30日时,A公司在其推广产品用的客服QQ空间里发布了与A公司外观设计专利一样的图片,构成了现有技术,因此,B公司实施的属于现有技术,不构成侵犯A公司专利。   请问:B公司的抗辩理由成立吗?

承揽人将留置专利产品予以销售,是否构成专利权侵权?

  甲公司拥有一项“导气堤式侧向螺旋进气道的单杠直喷式柴油机缸头”的实用新型专利权。2016年3月,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一份《加工承揽合同》,约定由乙公司为甲公司生产专利产品,乙公司不得自行销售。其后,甲公司违反合同约定,未按时向乙公司支付加工费,也未取回定作的专利产品。无奈之下,乙公司于合理期限后将已加工产品销售以充抵加工费。2017年9月,甲公司以侵犯专利权为由将乙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损失100万元。   请问:乙公司构成侵犯专利权吗?

委托加工的产品侵犯专利权,责任由谁承担?

  甲公司是一家外贸服装企业,位于广东佛山。2017年9月,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委托加工合同》,约定乙公司按照甲公司提供的产品图纸及相关技术要求进行产品加工,所加工产品由甲公司贴牌销售,产品涉及的知识产权风险由甲公司承担。后来,丙公司在市场上发现,甲公司销售的上述产品侵犯了其外观设计专利权,遂以甲、乙公司侵犯其专利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甲、乙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请问:丙公司的请求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吗?

将侵犯专利权的产品用于商业演示、广告宣传,是否构成侵权?

  甲公司拥有一项汽车的外观设计专利,于2012年8月获得专利授权。2013年9月,乙公司制造了侵犯该专利的汽车。丙公司系乙公司的汽车经销商,为了销售该车型,丙公司制作了广告宣传片,片中出现了汽车整体外形与汽车高速行驶的镜头。甲公司认为,不仅乙公司构成专利侵权,丙公司制作与播放广告宣传片的行为构成专利侵权。为此,甲公司将乙、丙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共同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请问:甲公司的请求能得到法院支持吗?

网络购买的订单号可否作为认定构成专利侵权的销售行为?

  张某是一项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专利目前合法有效。张某发现在某网络购物平台上有家A店所出售的产品侵犯了其外观设计专利权,于是张某让公证处的公证人员利用公证处的计算机登录该网络购物平台页面,输入账号和密码,点击张某“已购买的宝贝”,查看订单编号和交易号等交易详情信息,交易详情页面显示了卖家信息,商品名称,购买数量,付款金额,付款时间,发货时间,而“订单详情”页面的“宝贝”图片,查看该商品的交易快照,显示有被诉侵权产品的图片。但张某在收到上述订单购买的产品时,该产品外包装上没有物流单、生产商、商标等信息,也未经第三方封存。   张某将A店的店主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专利侵权责任。而A店店主抗辩,因张某出示的产品外包装上没有物流单、生产商、商标等信息,也未经第三方封存,无法证明是A店出售的,因此,A店没有实施销售专利侵权的行为。   请问:A店店主的抗辩理由成立吗?

企业不按时缴纳专利费用,有什么法律后果?

  2010年3月,A公司委托某专利代理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全耐火纤维复合防火隔热卷帘”的实用新型专利,于2011年6月获得授权成为专利权人。从2012年开始起,A公司每年都按时将专利年费交给某专利代理公司,由其帮忙代交。但是,从2015年起某专利公司由于工作失误,一直没有帮A公司缴纳专利年费,导致A公司两年都没有续费。如果专利权因此失效,会给A公司造成至少数百万元的经济损失。   请问:A公司没有按时缴纳专利费用,有什么法律后果?

侵犯专利权的法律责任,赔偿数额如何计算?

  2010年5月,A公司申请并被授予一项烧烤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2015年5月,A公司发现B公司未经许可制造与销售该专利产品。经调查,B公司系从2012年5月开始生产侵权专利产品。A公司因此遭受的实际损失难以确定,从调查证据来看,A公司只知道B公司销售货款为30万元。A公司收集足够证据后,准备向人民法院起诉B公司。起诉前,令A公司纠结的是,不知道如何计算损失与确定赔偿数额。   请问:A公司应该如何计算赔偿数额?

专利权终止后继续标注专利标识,可以吗?

  2017年10月,赖某购买了一盒标注着“荣获国家发明专利”的电磁炉,但他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查询后发现,该专利早在7个月前已失效。赖某认为生产厂家甲公司涉嫌欺诈,于是要求甲公司“退一赔三”。甲公司创始人龚某承认该专利权已经被终止,原因是没有续交专利费。但龚某认为,产品本身质量是没有问题,甲公司将专利号标注在包装上,是不想浪费已经生产的旧包装;旧包装用完后,公司会马上使用没有标注专利号的新包装。因此,甲公司对于赖某的“退一赔三”的要求不能接受。   请问:甲公司的行为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没有取得专利而自称专利产品,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A公司是“链条炉排生活垃圾炉”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其生产的专利产品畅销全国。2015年7月,A公司发现竞争对手B公司从来没有申请过专利,但其在供应产品的宣传资料上使用了专利号。由于B公司的产品价格比A公司便宜30%,其违法行为给A公司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为保留举报B公司责任的证据,A公司保全了B公司的对外宣传资料,并到公证处申请了证据保全。2015年8月,A公司向工商局匿名举报B公司“假冒专利号”的虚假宣传行为。   请问:B公司的行为要承担法律责任吗?

假冒专利权要承担刑事责任吗?

  2012年8月,A公司研发了一种高效节能的机械,并就该项发明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进行审查后于2014年10月授权该项发明专利。专利产品推出市场后,A公司获得了大量的订单,产品供不应求。2015年5月,B公司获悉这种机械具有良好的声誉和较大市场前景后,于是也在自己产品上标注A公司的专利号。在给客户介绍产品时,B公司称该产品是在A公司授权下生产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专利产品,产品价格比A公司便宜30%。   出于对A公司产品的信赖,2015年7月,乔某购买了一批由B公司生产的“专利产品”,然而,在使用过程中发现这批产品质量比不上在A公司购买的专利产品,于是组织专家进行检测,发现这批产品的性能与A公司所生产的专利产品不符。   乔某向B公司提出退款要求,但遭到B公司拒绝。无奈之下,乔某向A公司反馈情况并向公安机关举报B公司的违法行为。经公安机关查证,B公司生产、销售的假冒专利产品非法经营额达500万元,非法获利300万元。   请问:B公司的假冒专利权行为要承担刑事责任吗?

专利转让没有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登记有效吗?

  赵某申请了一项发明专利并获得授权。2016年10月,赵某与林某订立一份《专利权转让合同》,约定赵某将专利权转让给林某,转让费用为10万元。签订合同后,双方没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登记手续。2016年12月,由于资金周转困难,赵某又与刘某就同一专利权订立了转让合同并就这一转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进行了登记,并被公告。   2017年3月,林某才从熟人口中得知赵某将专利权再次转让给他人,十分生气,遂将赵某与刘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确定赵某与刘某之间的《专利转让合同》是无效合同。   请问:请问林某的请求能得到法院支持吗?

授权未交费和下证书后的专利转让,有什么区别?

  某公司因公司发展需求,想购入一项发明专利,于是多方打听和咨询,后来,终于物色了两项发明专利技术,都符合公司生产发展需求,其中A发明专利技术是已在国家专利局获得授权但未交费,B发明专利技术是已获得了专利证书的。某公司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发明专利较好,凭感觉觉得应该选择已有专利证书的,有保障。这时,技术部总监张某向公司提议,应该选择授权未交费的A发明专利技术,这样下证书后,专利证书上直接显示权利人是公司名了。   请问:张某的说法有道理吗?

申请中的专利可以转让吗?

  2015年3月,常某将自己在工作实践中研制的“旋转式电连接装置”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专利申请。2015年6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向常某发出了受理通知书。2015年10月,常某与A公司签订签订《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合同约定:常某将“旋转式电连接装置”的专利申请权转给A公司,A公司付给赵某转让费50万元,且合同已在国家专利行政部分登记。2015年12月,由于公司资金周转困难,A公司以“申请中的专利不能转让”为由,要求常某尽快退还专利转让费50万元,否则就要到法院起诉常某。   请问:A公司要求常某退还转让费,合法吗?

转让已许可他人使用的专利技术是有效的吗?

  2012年3月,易某设计出一种“手推式割禾机”,并于2013年6月获得国家专利。2013年8月,易某与A公司签订了一份《专利许可使用合同》,约定由A公司独家生产专利产品“手推式割禾机”,易某不得对外许可实施该专利。专利许可费用为50万元,协议有效期6年。   2015年8月,易某与B公司签订了“手推式割禾机”《专利技术转让合同》,以50万元的价格将该项专利技术转让给B公司,并于2015年10月经国家知识产权局登记和公告。2015年11月,A公司得知B公司在生产该专利产品,于是将B公司与易某起诉至法院,要求B公司立即停止生产该专利产品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A公司认为,在专利许可使用期间,易某无权将专利技术专让给第三方,他们之间签订的《专利技术专利合同》是无效合同。   请问:易某与B公司签订《专利技术专利合同》,有效吗?

公司董事高管将专利转让给公司,需经股东会同意吗?

  甲公司是一家制药企业,由黎某、刘某、张某三人共同创办,黎某任公司董事长,负责公司日常事务管理。刘某与张某是公司投资人,平时不参与公司管理。黎某于2012年3月申请了一项外观设计专利并获得了专利证书。2013年10月,黎某在未经公司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私下将该专利转让给了甲公司,转让费用为500万元。事后,刘某对此事表示反对。刘某认为,该专利价值根本不值500万元,显然是黎某利用其在公司董事的高管地位谋其私利,损害公司利益。黎某在公司章程没有约定公司高管可与公司进行交易的情况下,又未经股东会同意,因此其将自己专利转让给公司的行为是无效的。   请问:刘某的说法符合法律规定吗?

专利被伪造签名转让怎么办?

  2014年6月,段某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次性多头加药器”实用新型专利,该专利于2015年8月获得授权。由于段某与汤某同供职于A公司,且两人关系甚好,所以段某一直允许汤某和A公司无偿使用该专利2016年3月,段某辞职离开A公司。2016年8月,汤某私下伪造一份《专利转让协议》,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将专利权利人由段某变更为汤某。2017年6月,汤某与B公司签订《专利转让协议》,以转让费20万元价格将专利转让给B公司,B公司在受让前,还专门到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实专利权的法律状况,同时双方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办理了转名手续。   2017年10月,段某打算以专利技术入股B公司时,才发现汤某伪造上述《转让协议》,并变更了专利权人。   请问:段某应该如何追究汤某的法律责任?

专利权受让人未办理专利著录项目变更的,可否就他人实施的专利侵权行为,以自己的名义单独提起侵权诉讼?

张某拥有名为“带循环功能的燃气热水器”的实用新型专利权。A公司是一家热水器生产企业。2015年3月,张某通过某专利代理公司联系到A公司,希望以100万元的价格将专利权转让给A公司。经评估,A公司认为该专利可提升公司的产品质量,值得购买,于是A公司与张某签署了《专利技术转让合同》,A公司支付了专利转让费用,且张某也将全部的专利文件移交给了A公司。2015年底,A公司董事长刘某发现B公司实施了对此专利的侵权行为,想向法院起诉,但其朋友陈某告知刘某,A公司作为专利权受让人,尚未办理专利著录项目变更,且当初与张某的《专利技术转让合同》中并未约定受让人在专利转让登记之前可以单独主张权利,因此,A公司暂时无法以其名义单独提起侵权诉讼。 请问:陈某的说法有道理吗?

专利技术许可合同约定专利被许可方承担许可方中包括个人所得税在内的所有开票税额的,那专利被许可方还可以在需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中扣除许可方税费吗?

  陈某与A公司签订《专利授权使用协议》,约定:鉴于A公司拥有某产品的生产资质,而陈某拥有该产品的发明专利权,因此,在专利有效其内,陈某将专利授权给A公司有偿使用,同时陈某不再销售该专利产品。专利授权使用费为每年1000万元,该款项为A公司支付给陈某的净款项,A公司承担开票税额。陈某需配合A公司完成该款项税务开票,即提供开税票所需要相关资料即当事人身份证。   合同签订备案后,A公司向陈某支付了专利许可使用费800万元,并向地方税务局代缴了陈某应缴的个人所得税200万元。   陈某认为A公司未依照合同约定足额支付专利许可使用费,将A公司告到法院,但A公司认为其已足额支付,因为陈某是专利授权使用费应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义务人,A公司只是扣缴义务人,个人所得税应由陈某而非A公司承担,A公司属于法定代扣、代缴义务人,因此A公司将陈某应纳的个人所得税代扣后,已依约向陈某足额支付了专利许可使用费用。   请问:A公司的主张是否得到法院支持?

专利技术许可方按合同约定,向专利技术接收方提供包含专利技术的专用生产设备,使其用于生产和销售专利产品的,是否属于“非法垄断技术、妨碍技术进步”的行为?

  A公司与B该公司签订“专利技术合作及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一份,约定:A公司许可B公司实施A公司拥有的专利技术项目是石材切压成型机,机器品牌为“XX牌”K100型石板材一次压制成型机,该生产线的货款为500万元;签订合同后,B公司需向A公司支付定金,A公司在收到定金后,分批制造出合同项下应供给B公司的生产线,并负责运输到B公司指定地点,安装调试,并对B公司的员工进行技术培训。生产线安装调试合格后,B公司需付清全部货款。合同签订后,A公司依约将应供给B公司的生产线设备运输到B公司,但B公司拒收,其认为A公司实施专利许可的目的是为了强制并高价销售并非实施专利必不可少的设备,属于“非法垄断技术、妨碍技术进步”的行为,因此双方签订的《专利技术合作及专利技术实施许可合同》无效,要求A公司将其已支付的定金返还。   请问:B公司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吗?

联系我们

地址:郑州市农业路政七街省汇中心A座16层

邮箱:dalvshionline@163.com

免费咨询热线:400-879-8318

官方微信

©2019 河南银隆律师事务所 豫ICP备19021452号